今天来聊聊特朗普和基督教的一些事情

smesun4周前刘同宝的文章17

特朗普感染了病毒,写文章,其实就是两种写法,一种是悲情,一种是欢歌,悲情的文章可以无限地煽情,还可以大骂那些欢歌的人,骂得越凶越难听越好,这样可以博取读者的欢心,欢歌的文章可以无限的歌唱,也同样可以大骂那些悲情的人,骂得越凶越难听越好,同样可以博取读者的欢心。

因为读者不外乎就是两类人,一类悲情,一类欢歌,所以,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读者,就写什么样的文章。我讨厌那些傻逼读者,文章没人看无所谓,也同样讨厌那些迷信者,比如网上有这个迷,那个迷,其实都是粉丝,跟那些追星的粉丝没什么区别,比如昨天有网友跟我说他认为攻击郭的人,就不是好人,我想他应该是郭迷,我是不以为然的,因为我不会迷信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我都常常怀疑。
虽然我很喜欢特朗普这个人,但是我从来不迷信他,他做的不对的地方,我照样要说出来,比如他之前死活不戴口罩,我就认为是傻逼的愚蠢行为。如果他做好防护,他也就不会被感染,身为一国元首,连自我防护都做不好,还怎么保护民众的安全。如果他一开始就带头戴口罩做示范,美国很多人就会跟着一起戴口罩,那样,大家不就都能保证最起码的安全吗。
特朗普信仰的是基督教,特朗普感染了新冠病毒之后,他肯定是会向上帝祈祷的,不管他祈祷了多少次,总之,他还是听从医生的建议去医院接受治疗,说明他不但相信上帝,而且还是相信医学的,这一点非常好,不像国内的某些信徒和传教者,信口开河地说什么只要祈祷就能够包治百病,不需要打针吃药不需要去医院看医生,他们也不想想,现在哪里还有那么傻逼的人,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的忽悠,这跟以前的那个某某思想治好了精神病有什么区别。
之前有一个传教的,我不知道传的是什么教,来我们村里传教,把我家隔壁的人发展了,可是她说的太玄乎,我隔壁家有一个人瘫痪了,她跟他们说只要祈祷就能治好瘫痪,我隔壁家的人都没什么文化知识,她说什么他们都信,于是几乎天天都是祈祷,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不管怎么祈祷,瘫痪也没能治好,于是隔壁一家不信了。
那个传教的是隔壁无为市的,离我这里有10多里路,经常来,她年纪比较大不会骑电动车,两地之间也没有公交车,都是步行来,来我们村发展了两户人家,最后都失败了,幸苦汗水都白费了,最后还被人当成骗子,现在再也不来了。好比特朗普信仰基督教,信仰是信仰,但是得病了,还是要去看医生的,特朗普如此,普通人难道不是更是如此才对吗。
所以,宗教要想长久发展下去,必须要尊重科学,没知识没文化的确实好办,但是,现在的年轻人都懂知识懂科学,你跟年轻人说生病了不用打针吃药不需要去医院看医生,那除非他是傻逼,特朗普都去医院看医生接受治疗,你跟我说在家里祈祷就行了,你是我祖宗,我也不相信你。
当然了,傻逼们是永远都不会承认他们是傻逼的,就像精神病人,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一样,普老板的粉丝永远爱普老板,容不得他人任何指责,川老板的粉丝永远爱川老板,容不得他人任何的批评,在他们心中,不管是普老板,还是川老板,抑或是赵老板,郭老板,都是一样的,都是绝对完美的!这种爱是无私的,这种爱是自私的,这种爱是纯洁无暇的,这种爱是疯狂的,以致于你只能赞美歌颂,不能有半点批评和指责。
川老板的粉丝可以批评指责普老板,普老板的粉丝可以攻击批评川老板,但是如果,川老板的粉丝指责批评川老板,或者是普老板的粉丝指责批评普老板,那就不好了,那就犯大罪了,对于不好的不足的,你只能掩盖或者是忽视或者是粉饰,所以,对于靠自媒体写作赚钱的作者来说,要想赚大钱一定记住这一点,那就是一味地迎合读者的口味,把好听的说的更好听,把不好听的全部掩盖起来,写作如此,说话做人同样是如此。


相关文章

聊聊国内国际形势,以及粮食的问题

聊聊国内国际形势,以及粮食的问题

每天等待着感动,或者是被感动,为什么我们总是喜欢看那些让我们感动的文字,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太枯燥无味了,还是因为我们失望失败失落以致于我们麻木了神经,需要被感动才能够感触到生命的跳动。我们失望,对我...

后特朗普时代,留给特朗普的时间还真的不多了

后特朗普时代,留给特朗普的时间还真的不多了

(一)1949年4月6日,胡适从上海乘“威尔逊总统轮”赴美国,胡适后来虽然选择去台湾跟随老蒋,但是胡适不迷信也不崇拜老蒋,在台湾的胡适,一直跟老蒋对着干,老蒋对胡适是又爱又恨,不管老蒋对胡适有多么的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