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特朗普时代,留给特朗普的时间还真的不多了

smesun3周前刘同宝的文章12
(一)
1949年4月6日,胡适从上海乘“威尔逊总统轮”赴美国,胡适后来虽然选择去台湾跟随老蒋,但是胡适不迷信也不崇拜老蒋,在台湾的胡适,一直跟老蒋对着干,老蒋对胡适是又爱又恨,不管老蒋对胡适有多么的不满,老蒋还是非常优待胡适,说明老蒋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老蒋在台湾的统治其实就是独裁统治,而胡适是一个毕生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所以,胡适肯定是要反抗的,幸好老蒋虽然使用的是独裁统治,但是他还是有容人之度的,也就是有容忍异己的度量,胡适也是看到了老蒋有这一点,所以他说老蒋那里有面包有自由,但是,胡适始终不迷信也不盲目崇拜老蒋,老蒋干得好,他就鼓掌,老蒋干得不好,他就上去忿,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人!
极左和极右,都是极坏,没有什么哪个更坏,极左和极右一样是对社会有巨大危害,极左和极右其实是属于一丘之貉。二战希特勒的德国其实就是极右政权,以前我还以为是极左政权,后来才知道它是一个极右政权,这个极右政权对世界带来的灾难大家都知道有多大。同时期的极左政权苏联,虽然最后分裂瓦解,但是带给世界的冲击,依然是非常巨大的,到今天,还没有消散。魏玛德国当时号称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最后演变成了极权的纳粹德国,所以,一旦制度遭受破坏,或者是制度有缺陷,我们就要小心,不管他是什么主义什么政体。
(二)
比如谢作诗文章说的美国大法官不应该直接对案件插手,文章引用如下:“本来,最高法院只限于解释宪法,审查违宪,然而一些本来不应该最高法院判决的案子,最高法院也判了,并且在判例法下成为全国法律。本来法律是一种被动权利,民不告,法不究。就算看见人违法,法官也不能管。但是像金斯伯格大法官,对社会主动发表意见,居然被认为是英雄。可见连法治精神其实也丢了。”

经济学家研究经济学是没有错的,只是一旦研究牵扯到政治斗争就比较麻烦,当下的美国,政治意识形态斗争非常激烈,是往左还是往右,不但是美国人头疼的事情,也是国人最焦虑的事情,所以,作者的态度和立场非常重要,一旦读者发现你的立场和态度跟他的不一样,他们上来就要骂你,你的文章写的好不好,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只看立场和态度。现在美国的大法官有没有僭越职权,有没有干预州权或者是政治,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美国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谁上台谁能解决疫情谁能解决经济问题。

1.jpg

因为现在美国的大法官跟以往不同,现在美国的大法官有了实权,所以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之后,美国两党都在拼命争取大法官是自己的人,这确实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在以往美国可能还会对这个问题进行修正,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疫情和经济的双重打击,现在的美国跟当年的魏玛德国的情况很是类似,两党在对某国态度上表面上虽然达成了一致,但是在意识形态上几乎已经决裂,疫情导致的确诊和死亡数字节节攀升,特朗普政府急需消除民众对新冠病毒的恐慌情绪,这几天传言特朗普政府都在准备搞群体免疫了,所以,疫情对美国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也是最可怕的。
特朗普政府必须要努力打造一个强势的政府,才能稳定美国民众恐慌的心,特朗普也是这样做的,他把那些强硬派全部都拉到自己的身边,力图打造一个强势的政府。在疫情的冲击下,其实各国政府都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势,比如印度,在边境问题上大做文章,比如土耳其,不惜帮助阿塞拜疆发动战争,而小小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也变得异常强势,连国际和谈什么的都是直接拒绝,美国也是一样,不惜赤裸裸地对某国进行军事挑衅,说实在的,疫情控制不了,而且美国已经死亡了20多万人,这个死亡数字比以往美国的任何一场战争的死亡数字都要高,这个责任,这个抗疫不力的责任,是没有人可以背得起的。

于今,特朗普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连任,如果不能连任被赶下台的话,那就真的有可能像他的对手拜登说的那样会进监狱,不管他是天选之子,还是上帝拣选的人,都没有用,因为这个死亡数字太高了,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一定要连任,要想尽一切办法取得连任。

1.jpg

在10月5日的一档节目中,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人艾琳·佩林指责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没有感染新冠,所以不像特朗普一样拥有应对新冠肺炎的“第一手经验”(firsthand experiences)。当主持人问起,特朗普是否会因他的确诊及住院而改变对新冠疫情的表态时,佩林说:“第一手经验总是会改变一个人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看法。”看来,特朗普也是拼了!通过感染新冠病毒,特朗普推翻或者是改变自己之前对新冠病毒或者是疫情的看法,看似做出让步,其实是以退为进,以对新冠肺炎的“第一手经验”作为王牌,我觉得意义不大,因为美国已经有700多万人感染,20多万人死亡,根据Worldometer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0月7日6时30分左右,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713254例,累计死亡215628例。如果是一开始拿出这一张牌,那还真的有点意思,所以,特朗普如果想顺利连任,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三)
之前在一个群里聊到美国为什么不查明病毒来源的事情,说实在的,以美国的全球情报网络的先进性,美国要是真的想查明病毒的来源,我认为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我对美国的情报网络是绝对相信的,所以,我个人认为,美国就算查明了,特朗普政府也不敢贸然公布,因为一旦破案,就需要宣判,而宣判的时候,就要进行责任的划分,当然了,始作俑者的罪名肯定是最大的,但是美国死亡20多万人的责任同样是非常大的,这个抗疫不力的责任,我想上帝都背负不起,就更不要说是特朗普了。你要把这个死亡20多万人抗疫不力的责任给上帝背着,上帝也不愿意。
所以特朗普只有连任下去,在任期中解决好疫情,研发出疫苗也好,群体免疫成功也好,只要是能把疫情解决好,就算是对美国民众的一个交代,当然了,不管他以后是怎么交代的,他的这个抗疫不力的责任是永远都甩不掉的,毕竟美国死了那么多的人,不管在哪个国家,也不管是哪个政治体制,经济搞不好都是小事,死人的事情永远都是无法饶恕的大事,对吧,这一点,我想大家比我更加明白,更加深有体会。
而美国这个国家,还是一个非常害怕死人的国家,二战时期有所不同,越南战争,给美国造成巨大的冲击,也给美国留下无数后遗症,自这次战争之后,美国就很少发动类似的大规模的战争,因为这样的战争要死很多人,一旦人死多了,政府就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严厉指责,搞不好总统还要下台。
(四)

而到了特朗普政府时期,更是如此,美国在全球撤军,同时逼迫被保护国自己发展军力,比如德国日本,美国都是支持他们自己发展军力自己保护自己。再比如对待IS问题,特朗普政府也是用发展当地武装的方法。当然了,如果可以不死人或者是极少死人,比如用无人机攻击,或者是用导弹攻击,或者搞搞小规模的突袭,美国政府还是愿意做的,但是如果是发动大规模的战争,那就慎重又慎重了,除非是有100%的把握,就算是有100%的把握,想真正实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特朗普不是希特勒,不能一呼百应,也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而且美国人的反战情绪也很高,所以,当下,美国冒险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

1.jpg

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是当前的特朗普政府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疫情如果继续无法控制,死亡人数如果继续往上增加,那就不好说了,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和化解民众的愤怒,发动一场战争,也是可选方案。但是还有一个前提,那就要保证所发动的战争,不会再死更多的人,如果发动的战争,又导致美国死了很多人,或者是死了更多的人,那到时候特朗普政府就没办法收场了。在这个大家都拥有核武的时代,本来发动战争就非常的苦难,而且现在还有生化武器,如果发动战争,一旦有人在美国使用生化武器,那后果就不堪设想。所以,问题,有时候看起来很简单,有时候看起来又是无解。
(五)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他一辈子都是在谈判桌上做生意,他就是做了总统,他还是保留这个风格,比如北韩问题,他多次把解决问题的方法寄托在谈判桌上,比如和某国的贸易问题,他也是一样,寄希望在谈判桌,实在谈不下去了他就拿出制裁的大棒,但是制裁这个方法,虽然有杀伤力,但是杀伤力有限,只能伤及皮肉,无法伤筋动骨,所以,还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当然了,特朗普是第一个喊出美国优先的总统,他最紧迫的问题还要首先解决美国的问题,美国的问题就是两个问题,一个疫情的问题,一个是经济的问题,在10月6号,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目前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为病毒感染率的再次上升可能会再次严重限制经济活动。鲍威尔认为,随着疫情的持续蔓延,美国经济复苏明显减慢,如果想要将风险降低,所有人需要遵循医学专家的指导,正确使用口罩,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他还说:“如果美国不能有效控制病毒或没有新的经济措施,美国经济将成为悲剧”。

1.jpg

鲍威尔的话没有得到特朗普的认可,被特朗普直接否决了,特朗普指示其代表停止围绕新一轮纾困措施的谈判,其实,美国关于刺激措施的谈判早就已经陷入僵局,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我已经指示我的代表们停止谈判,一直到大选结束。在我赢得大选后,我们将立即通过一项重大的刺激法案,重点关注那些辛勤工作的美国人和小企业。”刺激其实是好事,但是刺激过度又会留下后遗症,特朗普政府不得不慎重,从特朗普的表态里,我们可以发现:特朗普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为了赢得大选,所有其他的事情,还需要在特朗普赢得大选之后才能进行。
所以,我个人的总结是:后特朗普时代,留给特朗普的时间还真的不多了!距离大选的时间不多了,就算他成功连任了,下一个任期也是很短的,他不可能连任三个任期,也不可能一直干下去,所以,特朗普,抓紧时间干吧!再不抓紧时间干,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六)
国内很多人很膨胀,认为特朗普会如何如何,我觉得,有期望是好事,乐观积极也是好事,但是,千万不要对特朗普抱有太高的幻想,千万不要把他神化,因为期望越高,往往失望越大,所以我们要以平常心看待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也应该以平常心看待特朗普这个人,因为特朗普毕竟就是一个人,如果有人硬是要把他神化,那我也没有办法,我不会劝说他,也不会阻止他,思想自由,对吧!
所以,个人觉得,我们在生活中,一定不要盲目站队,不管是什么道路,我们可以选择跟着去走,但是我们一定要在走的时候擦亮眼睛仔细观察,发现道路有问题我们就要立即掉头,或者是直接换一条道路,当然了,如果有现成的好的道路,那我们应该要首选走这条道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必要乱走。
还有一个搞笑的问题,有人在群里说:“连说三天真话,好友会少一半,坚持三个月说真话,众叛亲离,连续说一年真话,基本上变成了孤家寡人!”我想说的是,所谓的三观一致只是表面上的三观一致,其实大家的宗教信仰都不一样,主张也不一样,爱好也不一样,你稍有疏忽,就得罪了人,不能批评,不能指责,最后只能赞美,只剩煽情,而我这个人,老是在群里口无遮拦老是得罪人,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建群,于今,胡适先生的那颗能够容忍异己的心,已经很难很难再遇到了。没有办法,文章写完,我只能搞一个免责申明。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在这个时代,我们好像除了自己擦亮自己的眼睛,时刻让自己保持清醒,我们好像也找不到其他的什么好办法了,最后还是要大家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人生苦短,要努力活着并且努力开心每一天! 

相关文章

今天来聊聊特朗普和基督教的一些事情

今天来聊聊特朗普和基督教的一些事情

特朗普感染了病毒,写文章,其实就是两种写法,一种是悲情,一种是欢歌,悲情的文章可以无限地煽情,还可以大骂那些欢歌的人,骂得越凶越难听越好,这样可以博取读者的欢心,欢歌的文章可以无限的歌唱,也同样可以大...

聊聊国内国际形势,以及粮食的问题

聊聊国内国际形势,以及粮食的问题

每天等待着感动,或者是被感动,为什么我们总是喜欢看那些让我们感动的文字,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太枯燥无味了,还是因为我们失望失败失落以致于我们麻木了神经,需要被感动才能够感触到生命的跳动。我们失望,对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